研究生三年我做了很多奇怪的梦永恒

2021年05月03日 • 中医美容 • 阅读 1

研究生三年我做了很多奇怪的梦永恒

曾一度忘记了过去十多年的好多事情,研究生三年我做了很多奇怪的梦,总是隔三差五地梦见我同窗十年的同学,亦真亦幻,我分不清哪些是事实哪些是梦境,直到有一天我梦见了自己写在墙角的遗言,我从梦中惊醒,这是我和邻居 妹约好大年初一离开这个世界时留下的,也许是小孩比较健忘,到那天没有实行我们的计划,我们都完好无损地活了下来,后怕之余,我一点点地回想起了过去的事情。

州长被双规 小时候,家里贫寒,父亲经常不在家,爷爷奶奶早已去世,母亲原本是个好强有抱负的人却只能呆在家照顾我们,她脾气暴躁,望女成凤之心也超过一般人,所以小学时我除了学习和做家务,没有别的娱乐,稍微学习有点不如意或做了她不认同的事就会大骂我或者罚跪或者饿肚子。记得有一次班里的女同学们都学着织毛衣,我也偷偷拿了母亲的针线利用课间学起来,后来被母亲发现了,一把将我织的围巾扯掉,抢过针狠狠地抽打我,我的腿上留下了几条粗粗的红印,从此,我再也不敢碰针线了;有一次,我忘了将洗碗水留起来喂猪,母亲发现后大骂我一顿,随后让我饿着,我赌气之下,饿着肚子就去上学了,我站在教室的窗前默默地流眼泪;还有一次,我独自在田里割稻子,我的脚被田螺割破了,割的特别慢,母亲来了后见我就破口大骂,全然不顾我的同学在旁边笑话我,我的脸涨得红红地,心里满满的委屈

我的童年唯一值得怀念的就是家附近的山头,这是我唯一的娱乐场所,只有每天放学后和邻居的哥哥姐姐们去山上砍柴时才可以无忧无虑的玩耍,我们经常砍完柴就会和放牛的小伙伴们一起结伴去探寻好玩的地或在原地捉迷藏,偶尔我们会跑到邻村的山上去撒野,遇上了邻村的小伙伴来我们山头也会为了捍卫领土打群架,我们经常月亮爬上树梢了才踩着月光既高兴又害怕地回家,回家晚了免不了要挨打挨骂的,但我们隔两三天又忘了,又玩的不亦乐乎,天黑了才慢悠悠地回家。

可是后来我们搬家了,我没有了朋友,有的只是一个空旷的大院子和一颗柚子树,我时常爬上柚子树上看看外面的世界;有的只是老师邻居们的赞扬和一推厚厚地奖励的本子,没有爸爸妈妈的表扬;有的只是永无尽头的家务,我最喜欢的家务是去菜园浇菜,因为那样就可以暂时离开家,我就可以一头扎进自己的世界,就这样我将自己关进了自己的世界很多年不自知,那个世界里只有我自己在一片荒原中,没有爸爸妈妈,也没有别人。

长春男科治疗医院
成都治疗白癜风医院
成都癫痫诊疗医院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