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永远的有情人第四十二章再遇司马卓行搭配

2020年05月21日 • 中医美容 • 阅读 0

你是我永远的有情人 第四十迎合新的消费需求二章:再遇司马卓行景珍做完人流手术后,没有按照医生的医嘱回家躺着。她去了一个粥棚,点了一份小

你是我永远的有情人 第四十迎合新的消费需求二章:再遇司马卓行

景珍做完人流手术后,没有按照医生的医嘱回家躺着。她去了一个粥棚,点了一份小米粥,要了两份清淡的菜,慢慢的品味着…….心里的苦涩味道,夹杂着口中的索然无味,使她的心情极其的荒凉和忧伤.

吃完饭,景珍反复思量着,何去何从?她站在十字路口,眼睛里全是空洞的寂寥……..真的好想回家歇歇………可是小梅还在等着温妈妈的信息……..温妈妈也在家等着她。

景珍一时间呆愣着,没有方向感的杵在街道的十字口,茫然的目光里全是凄楚的伤感………

笛笛笛,随着喇叭响,一个白色的轿车停在景珍面前。

徐徐拉开的副驾驶位车窗里,一个男人阳光的脸闪露出来,景珍一望下,心情瞬间换了感觉:“是你,司马卓行?”!”

“还记得我?我看你站在路边,怕你再来个想不开,又撞到我的车上,所以,趁早的先停在你面前。”司马卓行一边说着,一边下了车。

景珍有些羞臊的抿抿嘴,看着这个长得像极了光绪皇帝的清俊帅男,她的思想不由自主地恍惚了……..

“哎哎哎,你怎么又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又遇到什么难心的事了?”司马卓行关心的问道。

“没事,什么事都没有,就是累…….”景珍真实的诉说着。

“上车吧!我再给你当回免费的司机。”司马卓行说着,拉开了车门。

景珍少时的愣怔了一会儿,没有拒绝的上了车。

“要去哪儿?今儿不接什么人吧!”司马卓行调侃着问。

景珍回过头,忽然很复杂的看看司马卓行,眼神里飘离着丝丝的悲愁:“可以带着我转转吗?随便的转…….”

司马卓行回眸迎上了景珍的眼神,只简单的说了一个字:“好。”

景珍闭上了眼脸,似睡非睡的假眯着,不知不觉的,她的思绪在平稳的车速里,竟然神游的进入了酣睡的梦境里………

一阵铃声的叫嚣声,惊得景珍猛地睁开了眼眸。注目望去,车停在一个清澈的小湖边,她的身上盖着一个男人的外装……..貌似是站在车外的司马卓行的外衣。

景珍一看号码,是温妈妈的来电:“喂,温妈妈,我现在就过去……..”

“嗷,景珍,今天下午你就别来了,我现在要出去办点事,可能回来的很晚…….要不你明天再过来?”温妈妈接过话拒绝道。

景珍一怔,随即答道:“啊,好,那好!”

挂了,景珍一看时间,已经三点多了,还得给小梅姐打个请个假,今天真的不想去上班了………可是,拿着,景珍真的觉得好为难,该怎么和小梅姐说呢?菲菲家没去成,怎么交代呀!

正在纠结时,听到司马卓行在唤她:“出来透透气吧!”

景珍把目光随意的望去,心境立刻被外面的风光给吸引住了,绿莹莹的湖面上有好多的白鹭,它们欢跃着翩翩起舞,那一派美妙的景象,纯天然的静谧唯美。

景珍心性顿时豁然的纯净了许多,郁闷的感觉也明朗舒畅了许多。她推门下了车,惊艳的的目光里,充满了欢悦。

“好美的自然风光!”景珍忘我的感慨着。她张开了双臂,好像要楼抱住这绮丽的风景,并轻轻地眯上了眼脸,半是沉缅半是迷恋的深深的呼吸着,那种陶醉的神态,仿佛像一个追梦的女孩。

长久的沉寂中,景珍慢悠悠的掀动了睫毛,睁开了眼睛。她不由得侧目望向司马卓行,却发现,司马卓行正一脸安详的望着她,那眼神清澈而纯净,仿佛湖面上的淡蓝,静谧而温和。

“干吗望着我?”景珍不好意思地嘀咕。

“两次遇见你,都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悲愁样………知道你肯定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可是,你今天的浪漫风情,却像空谷幽兰的绽放一般,清幽里散发着夺人心魄的灿烂。”司马卓行轻声细语的悠然说道。

景珍秀丽的眸子闪耀着,她羞涩的一笑,垂首间,一缕红晕映上脸颊。

“我经常来这儿。在这儿,所有的烦恼瞬间都会烟消云散。”司马卓行望着远方的云朵,眼神迷离游弋。

景珍瞄了司马卓行一眼,试探性的问道:“你,你能否告诉我,你是做什么的?”

司马卓行忽的露出一个神秘的笑容:“怎么?好奇起我的职业了?不会是对我感兴趣了?”

景珍乜斜的翻了司马昭行一眼,对于他的调侃不做应答。心里暗自的揣测着眼前的这个高福帅------开着奥迪,一身的名牌,多棱角的个性,优雅的举止,不疾不徐的谈吐,和漠视一切的气场,这一切都彰显着他的与众不同和天性里难以隐匿的贵气。

看着景珍的沉默不语,司马卓行忽然温和的洁然一笑:“我说我是医生,你信吗?瞧你的脸惨白蜡黄的,眼神里虚无飘渺的透着懒怠,我还是送你回家休息吧!”

“嗷,我,我是有些不太舒服……….”景珍拂拂额前的乱发,掩饰着。

“你,你真的是医生?”景珍追问道

司马卓行含有深意的眼眸,波动着丝丝的光芒,他斜斜的横扫了景珍一眼,没有说话,为景珍拉开了车门。

景珍刚刚坐上车,她的响了,一看号码。小梅打来的。景珍迟疑了一秒钟,接通了:“喂,小梅姐。”

“景珍,你现在还在温菲菲家吗?”小梅一句客套的话都没有。

“没有,我在外边有点事,我想……..今天下午我就不去公司了,我有点事要办………”景珍在里支支吾吾的。

“嗷,那我和董事长说一下……..刚才董事长还在问你呢?”小梅也是迟疑的语气。

“等我明天见了你再和你细说…….别的还有事吗?”景珍疲于应付的想挂。

“好,那就等你明天来了再说!”小梅很是善解人意。

挂了小梅的,景珍忽然间觉得身心好疲惫好虚脱,她长长的嘘出一口,后背紧紧地依靠在坐位上,无力的合上了眼帘。

“请小姐明确告知你家的确切地址,谨防把你带到宾馆去。”司马卓行幽默的将了景珍一军。

景珍疲乏的展示了一个抱歉的笑容,徐徐的说道:“校场路的麒麟小区。”

“嗷……..”司马卓行吐出了一个字。

“谢谢你,谢谢你对我的帮助,有机会,我会感谢你的。”景珍心底油然的升起了难以名状的感动。

“不必了。只要下次再遇见你的时候,你能精精神神的,就好!”司马卓行的神态风轻云淡。

“我,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我…….真的很谢谢你。”景珍真心的感动着。

司马卓行转过头,淡扫了景珍一眼后,很嘲弄的撇撇嘴角,耐人寻味的摇摇头,却什么话都没有说。可他的眼底深处却萌生出了丝丝的柔和。

终于到了校场路的麒麟小区,景珍感念的回眸一笑,正欲说再见,不想,司马卓行忽的问道:“能不能留一个号码?”

景珍一个犹豫的愣神后,自然的点点头:“****………”

司马卓行灿然的露出一个很洁净的笑容,挥挥手,开着车徐徐离去。

景珍望着白色的车尾,渐渐的消失在视线里,转身,走向自己的家……..

好累,好疲倦…….一回到家,景珍就一头栽倒在床上…….要是有谁能给我做顿好吃的多好呀!景珍觉得自己痴心妄想极了。

昏昏沉沉的半躺在床上假咪时,这时又响了。皱皱眉,景珍拿过一看,陌生的?犹豫一番后,懒得接……由着它响了又响…….最终受不了的一味聒噪。摁接了:“喂……..”

“喂,你好,请问是景珍小姐吗?我是丽都酒楼的外卖员,有人为你订了我们酒楼的滋补套餐,如果您方便的话,我们现在给您送去……..”一个陌生的男声传来。

“套餐?你确定是给我订的,没错吗?能否告知一下是谁为我订的套餐?”景珍惊也是一种人生态度。诧万分的难以相信。

“嗷,是一位司马先生订给你的…….”

“是司马卓行?是他吗?”

“对,是司马卓行先生,还有疑问吗?

”没,没了,那,那你们送过来吧,我在******路******小区*******402房。”景珍在瞬间的惊诧后,心头荡漾着阵阵的波澜。

躺在床上,景珍抿着嘴,欣慰的笑了,司马卓行,他就像一首舒缓的轻音乐,总能令她心情温馨感动。没想到他会这么细心,这么的体恤人,竟会给她送套餐?为什么呢?他为什么对她那么好?

当外卖的人放下套餐走后,景珍一一的打开了饭盒…….滋补乌鸡圆鱼红枣枸杞煲汤,甜点燕窝粥,和三盒特色各异的糕点………..景珍的心在温暖中,荡漾着丝丝的感动,一波波一缕缕的涟漪,袅袅无痕的蔓延开来。

这世上,就有一种感动,不是锦上添花,而是雪中送炭。而此刻的景珍,她一边喝着煲汤,意念里,闪现的全是那个长像极似光绪皇帝的司马卓行,他的阳光俊逸中嬉戏的神态,他的温文尔雅里涵盖的清逸纯净。

恍然间,景珍惊觉到自己想给他打一个感谢的都做不到,因为,他只留了景珍的号码,而景珍根本就不知道他的号码是多少……….第一次,景珍迷失了…….那种纯粹精神上的澄明和干净,那种幽谷空兰般的遐想,那种红梅暗香的美好,令她贪恋痴迷而神往……….

邯郸癫痫病专科医院
保定中医有购买需要的女性朋友可以关注下苏宁易购哦!牛皮癣医院
青岛癫痫病医院咋样
陇南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三岁宝宝不爱吃饭是什么原因
大庆治疗白斑的医院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