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金链断裂风口上的泛亚注意

2020年11月20日 • 偏方秘方 • 阅读 0

资金链断裂风口上的“泛亚”本报三路分头踏访,“泛亚故事”如何演绎依然是谜7月17日,本报以“‘泛亚模式’遭遇危机资金链条恐将断裂?”

资金链断裂风口上的“泛亚”

本报三路分头踏访,“泛亚故事”如何演绎依然是谜

7月17日,本报以“‘泛亚模式’遭遇危机资金链条恐将断裂?”为题,报道了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下称泛亚)投资者本金、利息均不能出金,泛亚资金链恐将断裂的事件。此事件涉及全国20个省份,22万个投资者,总金额超过400亿元。

眼下,风雨飘摇中的泛亚,已难以招架来自全国各地投资者的诘难与质疑。

眼下,传泛亚正在“自我救赎”,一方面,有世界500强企业以51%的股份入主泛亚;另一方面,泛亚做着将业务从昆明移师深圳、厦门的准备。泛亚将何去何从,“泛亚模式”会不会终结,相信很快就有答案。

泛亚如此回避采访

泛亚的资金链危机引起社会关注,行业震动,各界急于了解真相。在第一时间采访泛亚,而对方打起了太极,将本应该向投资者和社会公开的信息隐藏了起来。

带着投资者和业界的诸多疑问,期货兵分三路踏上了实地采访之旅。

7月17日一大早,本报一路急赴北京。在北京朝阳区建国门外大街国贸三期的47楼,见到了泛亚的媒体联络负责人。该负责人说,总部没有授权员工接受媒体采访,所有采访都得走总部的流程。这样一句话就把打发了。

另一路于当日下午飞往昆明。到了泛亚楼下,只见保安放把椅子坐在旋转门口,门内大厅用红色警戒线将大门拦着,拒绝陌生人进入。经过通报,获准进入大厅。

大厅接待人员请泛亚的一个工作人员出面接待,这位工作人员联系了数位高管和部门领导,然后两手一摊告诉:没有哪个高管或部门领导可以出面接受采访。

随后,这位工作人员看到下楼的品牌部祁娜女士,对说采访这事归品牌部负责。

刚开始,祁娜让到北京采访,但告诉她泛亚北京让到泛亚昆明总部采访后,祁娜无法推托,无奈地说,公司只接受书面提纲采访。祁娜表示,已收到7月15日期货提交的两份采访提纲。表示,还有第三份提纲要提交。祈娜给在纸片上写下信箱和号码,刚将纸片装进包里,祁娜就快速离去,喊也不应。

同日,第三路赶赴无锡,走访了被泛亚指斥“恶意做空”的无锡市不锈钢电子交易中心。

不允许查看交割库

几年来,泛亚以及相关企业和投资者,创造了持续“多赢”的神话。但再高大上的神话,也有破灭的时候。

泛亚一直对外宣称自己是全球规模最大的稀有金属交易平台,已上市铟、锗、钴、钨、铋、镓、锑、硒、碲、钒、稀土镝、稀土铽等14个稀有稀土金属品种。其中,泛亚称其铟、锗等7个品种的交易量、交割量、库存量为全球第一,特别是铟的库存量占到全球的95%。如果属实,泛亚目前出现的危机,很可能对稀有金属现货市场带来巨大冲击。

多年来,对泛亚“全球第一”的说法并没有人求证其真伪,此次先后以口头、短信、书面等方式,申请实地查看泛亚的交割仓库,以了解其真实交易量、交割量、库存量到底有多少。

之所以要调查,是出自一个疑问:如果缺乏现货作为基础,一家商品交易所还是正常的交易所吗?泛亚交易的有色金属比市面上贵了很多,但要想在这里买回实物现货还真的不卖,要在泛亚卖出实物,泛亚还不收。泛亚交割仓库的铟库存量如果是真实的,可供全世界使用5—8年,不眼见为实,怎么证明真伪?

面对关于实地考察交割仓库的申请,祈娜回复:“我们暂没有安排。”

投资者惶惶不可终日

20个省份,22万个投资者,400多亿元资金,巨量的数字背后,是投资者的眼泪和说不出的痛。

每天,全国各地心急如焚的投资者来到位于昆明的泛亚总部以及上海泛亚、北京泛亚。那些不能出金又得不到保障的投资者,拉着条幅,喊着口号,在泛亚门口及城市主要街道,表达不满,给泛亚施压。

浙江投资者李女士在中告诉,目前,泛亚在江浙一带的代理机构逼迫他们将资金转到深圳泛融P2P平台。话未说话,李女士已经哽咽:“我是背着家人投资的,自从今年4月不能出金后我就整夜失眠,现在已经抑郁了。最近常常有不想活的念头。”

乌鲁木齐投资者向表示,且不说经济发达的省市,单说乌鲁木齐的一个泛亚机构,据说在银行发的理财产品体量就有几十亿元。当地银行强力推荐泛亚的理财产品

,银行理财经理称泛亚理财产品零风险、随用随取、安全可靠,让客户放心买入。对于这样的理财产品,他们之前从未怀疑过,直到今年4月本金取不出时才发现上当受骗了。银行、泛亚有不可推卸的。

上海的几位投资者向说,他们分别在泛亚投资几十万元至数百万元不等,泛亚资金链出现危机不能出金,令他们的精神几近崩溃。

其实,早在去年11月云南省召开的该省各类交易场所清理整顿领导小组会议上,云南证监局局长王广幼便“点名”批评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称其存在巨大的风险。

投资者历数泛亚数宗罪

各地投资者互不认识,大家都是通过、微博和维权群等相识相聚在一起的。对投资者的言语进行梳理发现,他们将泛亚模式归为六宗罪。

第一宗:恶意操纵现货商品价格,投资者血汗钱化为乌有。如云锗在泛亚一度以高于市场价(1030元/百克)30%的价格开盘,和铟一样也受到市场的“追捧”,至1345元/百克位置止跌。在大家都认为是理性回归的时候,“恶庄”介入大肆逆势拉升云锗,全然不顾市场价格仍是1030元/百克。短短一个半月之后,泛亚的云锗价格已被炒作到1700元/百克附近,较市场价格高出70%。

第二宗:恶意申报,强行逼空方“割肉”。一度,在云锗市场价为1010元/百克时,泛亚的云锗价格竟达到1688元/百克。此时,电子盘上居然有12000手的买盘申请交割。在这些投资者看来,“黑庄”操纵云锗价格,并恶意提出多头申报交割,反正投资者无法申报卖出交割,这样“恶庄”就可以每天收取空单持有者的延期交割补偿费。“恶庄”如此猖獗背后又有什么?交易所无视,无人监管还是有利益链条?

第三宗:交易所规则不公开、不公平、不公正。泛亚不公开多空持仓量,让投资者无所适从。在此情况下,交易所可以随便发布交割申报,肆意榨取延期补偿费。

第四宗:内幕交易。泛亚公开发布的“泛亚行业交流大事记”称,2013年3月20日,全球最大铋供应商湖南铋业与泛亚共同探索金属铋国际话语权,这有意欲操纵价格之嫌。

另外,参与交易的锗生产商只有一家——云南临沧鑫圆锗业股份有限公司,假如“恶庄”通过某种方式垄断货源,使得无货可供交割,就可以形成价格垄断。

第五宗:交割存“猫腻”。从铟的交割情况看,曾有卖方在泛亚提出卖出铟的申报交割及其后的三个多月时间里,每天都有卖方申报交割,而无买方申报配对。也就是说,这段时间泛亚的铟交易从未发生过实际交割,而延期交割费用按平均一天5万元来讲,这100个自然日,交易所就有500万元到手。

第六宗:生产企业与交易所勾结操控市场。按理说,在泛亚的电子盘价格显著高于市场流通价格的情况下,如果从流通市场上买现货,在泛亚卖出就能获得很大的收益。这一点,稀有金属企业和交易所早已算到了,他们达成的协议是:不卖给投资者现货,让投资者到泛亚电子盘上去买。如此的交易规则使散户陷入不利的境地。

泛亚抛出“阴谋论”

在泛亚遇到挤兑危机的情况下,泛亚和相关专家还抛出“阴谋论”。他们称,泛亚为国家修建了一个稀有金属的“洞庭湖”,希望国家出手救救泛亚,决不能让这个“民族英雄”倒下。

现货企业称泛亚及相关“专家”的说法是无稽之谈。期货业人士讥讽泛亚,别把自己粉饰成“民族英雄”,“泛亚”打造的不是“洞庭湖”而是“堰塞湖”。“堰塞湖”坍塌得越晚,其危害越大。

泛亚不接受采访,但提供了一份书面材料。这份材料称,今年以来,一些外国势力纠结国内一些机构恶意做空中国稀有金属市场,甚至在一些贴吧、微博恶意中伤泛亚非法集资、设置庞氏骗局、资金链断裂,企图在投资者中造成恐慌从而打倒泛亚,使得泛亚四年来替国家收储的稀有金属低价流向市场,以低价洗劫中国稀有金属。

同时,泛亚还向本报发来他们的“重磅公告”,该公告声讨无锡市不锈钢电子交易中心利用电子盘,恶意做空铟价打压中国稀有金属产业,使铟价格在半年内从550元/百克下跌到了最低180元/百克,跌幅72%,制造市场恐慌。

泛亚提供的材这被认为是建造军事基地的前兆。美国负责亚太事务的助理国女性修身养性招务肺癌晚期放射治疗卿丹尼尔 罗素26日称料称,稀有稀土战略金属的保护与利用,关系到国家的战略安全与发展。泛亚在稀有稀土战略金属的产业链河道里,引入民间资本参与商业收储及对产业进行货物资产质押直接融资,修建了一个“洞庭湖”,这个“洞庭湖”已成为全球最大的稀有稀土战略金属库存,一方面消化了过剩产能,一方面通过“洞庭湖”,有效调节了产业上下游的阶段性供需,使产业价格波动更平稳,使行业发展数据更透明有序。

泛亚还引用一些专家的话说,泛亚聚集了社会资源,“就成了国家第二个后勤部”。泛亚对全球稀有稀土战略金属产业影响很大,如果交易所按规则配货,将导致投资者客户集体低价抛售稀有稀土资源,全球价格跌到地板价,通过走私等各种手段被境外势力收购,给中国稀有稀土战略金属产业、国家战略安全造成巨大危机,并造成恶劣的国际影响。呼吁国家出手救救这个“民族英雄”。

泛亚给发来了中国稀土行业协会的呼吁。呼吁说,泛亚有能力妥善处理并化解本次兑付危机,坚决反对人为操纵、蓄意做空市场的行为;理性对待稀土市场价格波动,坚决抵制不计成本或低于成本价的抛售行为;避免人云亦云,跟风成瘾,导致市场出现踩踏、崩溃的局面。

泛亚还给发来了中国稀土学会的观点:若任由事态发展,泛亚平台上包括稀土在内的稀有金属一旦流入现货市场,必将引发“稀有金属产业海啸”,泛亚为产业所做的一切都会功亏一篑,整个稀有金属产业几年甚至十几年都很难重整旗鼓,而蓄谋已久的做空势力定将借机入场扫货,这是产业人士绝对不想看到的。

泛亚还发来了中国政法大学教授、著名学者吴法天的“原创”材料为其背书:泛亚采取以全现货交易的定价模式,而非期货定价,可以说是摒弃了恶意做空风险。

对于泛亚公开点名和行业协会不公开点名指责无锡市不锈钢电子交易中心是做空铟的罪魁祸首一事,7月20日,无锡市不锈钢电子交易中心发布特别公告,呼吁行业团结,也呼吁泛亚勇于承担。公告称:“昆明泛亚给行业带来的危害已经爆发,这是整个行业的艰难时刻,我们反对任何人恶意做空,也反对脱离现货流通操纵市场价格,呼吁生产企业控制产量,希望有实力的大机构接盘以稳定价格特别是泛亚能组织相关企业给投资者接盘。在此,我们呼吁行业企业共同面对困难,努力维稳,共同解决问题,以减轻昆明泛亚危机的破坏力,谴责用阴谋论来混淆视听,谴责转移公众视线、掩盖真相。对于问题的核心昆明泛亚而言,我中心希望和支持其直面自身问题,不逃避,勇于面对投资者,努力兑现承诺,不推诿不欺骗,只有这样才有可能减轻危机和损失,不会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别把自己粉饰成民族英雄”

两家金属交易市场和行业协会、学会、投资者等争执不下,那么,置身事外的第三方对此又是如何评判的呢?

对我国期现货市场有着深入研究的某期货公司金属研究员谭娜,昨日接受了期货的采访。谭娜对“泛亚模式”研究了三年,调查过相关企业和投资者。她的看法,为我们打开了泛亚的另一面。以下是谭娜的分析。

几年来,泛亚向投资者承诺每年有12%—14%的收益率,用投资者的400多亿元资金大量收储稀有金属,造成虚假繁荣,使铟因为泛亚的人为收储而产生大量需求,铟生产企业产能扩张,造成严重的供大于求。铟的价格就是靠泛亚收储支撑而一路走高的。从下图中可以看出,泛亚铟成交价格(注:上面的一根线)一直高于上海有色现货及无锡市不锈钢电子交易中心的铟价格(注:下面两条线)。

茂名哪家专业治白癜风
怎么做能放松小腿肌肉
伊春白癜风专科医院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