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听说我写的小说相逢发表了搭配

2020年05月21日 • 中药方剂 • 阅读 1

听说我写的小说《相逢》发表了,我想去编辑部要一本样书。我从家里出门,去乘公交车的路上,却遇见《相逢》里的主人公何佳朝我走来。我忙问她:你上哪

听说我写的小说《相逢》发表了,我想去编辑部要一本样书。我从家里出门,去乘公交车的路上,却遇见《相逢》里的主人公何佳朝我走来。我忙问她:你上哪儿去?她说,我正要去找你。
我呆呆地望着她,然后,问:有什么事?
她扳着脸,说,我家老赵说,你把我们以前的事写进小说里,是吧?
《相逢》是写了早年我和何佳相识,后来又在老年大学相遇的事,可她老伴老赵咋这么快就知道呢?我忙说,写是写了,但我觉得没有什么出格的事,只讲了一个意思:人生何处不相逢?其实,人一生中,不知要和多少人打交道,这一点也不奇怪!
她说,你倒是这么想,别人却有别人的想法。
我说,要不要向你家老赵解释一下?
她说,这倒不必,不过,你是当老师的,还是该注意一下自己的举动!
我问她:有这么严重吗?我不过是在回忆点往事而已!
她说,油嘴滑舌,我不和你讲了。我是怕我们家老赵找你兴师问罪,先给你打个招呼!遇着你,正好说给你。我得走了。说完,她转身便走。
她还没走多远,21、为个人和小企业设计的财务软件我就见公交车来了,于是,转身去搭公交车。公交车在杂志社附近的站牌停下后,我便下车,然后进杂志社办公楼。要了两本杂志后,我又出门乘车回家。
我刚走进车厢,就听见有人喊我。我抬头一看,是何佳的老伴老赵。他也是老年大学写作班的学员,他问我:老师是来杂志社吧?
我说,我找他们有事,顺便要本杂志!
老赵说,昨天,我就看见你写的小说登在杂志上。
我说,献丑了,献丑了!
老赵说,你是本土作家,何言献丑?
这时,公交车开动了。我便往车厢中间走,离老赵远点。
不一会,公交车便走到我住的巷口,车停稳后,我连忙下车。谁想,老赵也随我下车。他在我身后,说,刚才车上人多,我给你留点面子。实话对你说吧!我去老年大学上课,不是想学写文章,是怕我老伴红杏出墙!往后,你最好别纠缠我老伴,如果弄出点什么,我决不饶你!
我在老年大学讲写作课时,满以为,何佳的老伴是来学习写作的,万万想不到,他是来监视我与他老伴。我只好说,我与何佳相识是早年的事,后来在老年大学相遇,也属正常的师生交往,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你尽管放心,我们什么事也没有?说完,我便走了。
走着,我想,以后,得注意自己的举动,别再惹出什么麻烦来!


多心

我写的小说《缄口》发表后不久,又在小城街头遇到那位与我同乘一辆公交车的女子,她看着我,想说什么的样子,我只好站住,可她什么也没说,与我擦肩而过。我连忙迈步往前走。可是,没走几步,身后有人喊:先生,请留步!
我折回头看,是方才那位女子又折转身来,我问她:这位女士,是喊我吗?
她红着脸,说,是我喊你!前次,我们在公交车上相遇,我发现你几次想招呼我,但是,你一直没有开口。后来,我在本地杂志上看到一篇短文《缄口》,我猜想,那是你写的,写那天你的心情,是吧?那天,我也想招呼你,但又怕你不一定记住我,所以,也没开口。这次,读了你写的那篇文章,我才弄清楚你的名字,也才知道你常写文章,想不到你貌不惊人,却写出那么多文章来。
我说,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其实,我们见过多次面了。你常回我们那个厂,只是我们从没说过话,要不然早就认识了。很多次,我想招呼你,又怕你不赏脸。那天在公交车上,我真是几次想开口,又不敢开口,心里一直憋着,于是,便写了那篇《缄口》,我也想不到你会看到,真不好意思!
她说,写得不错,我发现,你就爱写普通人的生活,像讲白话那样,读起来很亲切。早年,我看见你在你们厂里写黑板报,根本想不到你写的文章还登到报刊上。还看不出来哩?不简单,不简单!
我说,我最先的确是从写黑板报开始的,后来,慢慢给报纸、刊物投稿,再后来,调到报社,一步一步走来,以致退休后,还在写,写成毛病了!
她听后,说,写文章可以健脑,是好事嘛!比打麻将强,如今,你早上还跑步吗?在我心目中,你坚持锻炼身体几十年了?
我说,这些年,多半散步,有时去山上走走,一直没停。你早上还练剑吗?
她说,我也一直没停,尝到甜头了,这么多年,没住过医院。当然得坚持练!
我说,人人都像你一样,不住医院,那么,医生失业了。
她听后,呵、呵笑。笑完,她说,大哥不消说二哥,你还不是没住过医院!
我说,你咋知道?
她说,你写了那么多养生文章,不止一次提到你没住过医院,你还不是尝到了锻炼身体的甜头?说着,她抬手看了看手表,说,我该去接孙子了,哪天遇见你,又再吹吧!
我说,好!你忙去吧!今天不过目前从损坏的情况来看,要不是你喊我,我也不敢招呼你!
她说,我觉得你架子大,可能轻易不会搭理人,今天,有意试试!
我说,我是怕招呼你,你以为我不怀好意,才三缄其口。
她说,我们见过多少次面了,应该算熟人啦。你是胸前挂茄子——多心!
我听后,由不住笑了!


间隔

一天下午,老王刚走到小城十字路口,忽听,有人喊他:王大哥,他抬头一看,不远处站着一位妇人,他问道:这位女士,你是喊我吗?
那妇人说,是呀,大哥不记得我啦,我是青云的妹妹呀!
老王久久地盯着那妇人,好一会,才在记忆中想起了妇人年轻时的样子。于是,说,不好意思,数十年不见,认不出你来了!你不是一直在省城吗?
那妇人说,我是在省城工作,退休之后,觉得,省城没有这里安静,今年初,搬回大理养老来了。回来之后,一直没见过你。
老王说,要是你不喊我,我根本认不出你,认识你那会儿,你还是个小姑娘呢!岁月真不饶人啊!咋哧溜一下,我们都成老人了,你姐还好吗?
妇人皱了皱眉头,说,我姐两年前就走了!
啊?老王不禁叫了一声,说,一天时间就有将近200位都市白领下单购买。”咋回事?你姐才大你两岁呀!
妇人说,你知道,我姐挺能吃,不注意节食,弄了个高血压,又不认真吃药,最后,脑血管意外!
老王说了声:可惜!之后,问妇人住在哪里?并说了自己的住址,让妇人有空去他家坐坐。而后,他便与妇人辞别。
妇人走后,老王觉得心里很沉重。青云,是他在上世纪那场“文化大革命”中,结识的“红卫兵”,因为观点相同,很说得来,便经常一起参加当时的一些活动,渐渐,产生了相互爱慕之情。那场革命结束之后不久,“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就在那时,青云找到老王说,她要去参军。
老王一听就知道,青云她爸,是进入地区革委会的革命干部,当然有办法,让她去参军。老王告诉青云:去部队,比下乡好,前景也好!
青云说,我去的部队距离这里只有几十公里,我会回来看你的!
老王说,你放心去吧!话虽这样说,但老王心里明白,青云这一去,他就没戏了!一个身份低下的小工人,本来就不可能高攀大干部的子女,现在,青云去参军,他们之间,相距越来越远。但他强颜装笑,说,大势所趋,安心去吧!
青云去部队后不久,给老王带来一张穿着军装的照片。看着穿军装的青云,老王意识到他们缘分到此为止。接到照片之后,老王没给青云回信。
三年后,老王遇到青云的妹妹,她告诉老王,青云提干后,调到省城去了。
又过两年,青云的妹妹告诉老王,青云与一位军官结婚了。
之后,青云的妹妹也调到省城工作,老王就没见过她,自然也就不知道青云的情况。要不是这天遇到她,老王的记忆,也不会翻开有关青云的册页。毕竟,青云离开他,已经50年之久。岁月,改变了他们生命的轨迹。如今,他们身处两个世界,间隔更远。


莫测

清晨,我走在洱河森林公园的人行道上,迎面走来一对白发苍苍的老人,他两牵着手,缓缓走着。我定睛一看,他们是我以前的同事。我忙招呼:两位好!
他俩呆呆地看着我,而后,那男的说; 0多年没见面了,老眼昏花,你不叫我们,我根本认不出你来。还好吗?
我说,马虎,马虎,两位出来散步?
男的说,是啊!以前,在街心花园,最近才来河边走,生命在于运动。
我说,你是医生,当然知道健身,老年人动动有好处。
男的说,有空来家里坐,我们还是住在以前的老房借火反被一名正在吸烟的男子斥责后子里。
我说,好,两位保重!
女的说,咋不和老伴一起走?
我说,老伴在东边打拳。说完,我们便分手。
看到他们牵手而行的身影,我不觉想起当年他追她的往事——
其实,当年女的并不十分喜欢她现在的先生。她爱的是另外一个与她同车间的伙子。但医生也在追她。并且穷追不舍。二龙抢宝,相持不下。她曾经多次向医生表白,说,她心里有人,让他另选它爱。
可医生说,他也有爱她的权利,他要与另一个男子公平竞争。
她说,你是医生,他是工人,你比他有优势,你就放手吧!
他说,不知鹿死谁手?我不会放弃!
之后,女的还和她的相好,在假期里,一同去见男方的父母。似乎大体确定了恋爱关系。但医生并不服输。
时过不久,她原先的相好,被车间派去林区抢修汽车,就在这时,女的病了。他得知后,急忙去女工宿舍看她。
他推门进到她的宿舍时,她睡在床上,宿舍里只有她一人。他问道:哪里不舒服?
好一会儿,她才掀开被子,有气无力地说,感冒了。
他说,快穿起衣服,上医务室打针吧!
她说,睡睡就好,你请回吧!
他从白大褂的衣兜里,拿出听诊器,说,我替你看看,担心发烧,烧成肺炎。接着,他便弯身,掀开被子,拉起她的衣服,把手伸进她的身子,为她听诊。
她觉得,他出于好心,便没有拒绝。
他听诊后,说,有点发烧,你好好躺着,我去医务室拿针水,给你退烧。说完,他为她盖好被子,便出门去取药。
没多会,他便拿着针水,进门,然后,为她打针。打完针,又从衣兜里掏出药,倒水,喂她吃药。而后,坐在她床边。
过了一会,他伸手掀开被子,摸摸她的身子,说,你咋这么冷?说完,他解开衣服,钻进被子,说,让我替你捂捂身子吧!
她说,别、别、别,他不顾她的挣扎,死死摁住她,紧接着,他便解开他和她的裤子,然后,进入她的身体,占有了她。不一会,她便瘫软了。
尽管,那次,她没有怀孕,但已失身于他。他俩的事,很快在单位里风传。她不能再与原先的相好继续相爱,只好委身于他, 年后,他两结婚。她原先的相好,弃职还乡,不知所终。
他俩结婚后,倒也相安无事,膝下一子、一女,如今儿孙满堂,两人不弃不离,直至老年,牵手而行。想不到她出于无奈的婚姻,竟能如此地久天长?令人莫测?


变心

云燕做梦也没想到,她读博士生最后半年,正在准备答辩毕业论文之时,后院起火。她的丈夫文源背叛了她。当时,她像被人打了一闷棍,感到头一阵晕眩,好一会,她才镇静下来。她想,无论如何得挺住。最后的冲刺,不能出一丝紕漏。否则,前功尽弃!
本来,她和文源硕士毕业后,一同分进一家医院工作,并于两年后结婚。婚后,两人相处甚好,出双入对。可是,为着事业,云燕一心想读博,便不顾文源的阻拦,硬是于 年前考上了博士,离开故乡,到省城读博。从那时起,云燕就知道丈夫心里有疙瘩。不过,每逢假日,她回到丈夫身边,两人依旧风平浪静地过日子。并未发现任何端倪。云燕心想,等读完书,好好与丈夫相处。哪想到晴天里响起了一声炸雷?
那天一早,云燕的母亲杨芝,去云燕家里,拿一本云燕的书,哪想到,杨芝将鈅匙 锁孔后,屋里便传出一个女人娇嘀嘀的声音:你快去买早点,我再躺一会!
杨芝感到不妙,正想拔鈅匙,又觉得该看个究竟?于是,便旋开了门。
文源正在客厅里结领带,见岳母进门,忙招呼道:妈,你早!
杨芝不言不语,大步上前,走到卧室那儿,对文源说,你给我打开门,我倒要看看里面的小妖精是谁?
文源说,妈,哪有小妖精?我这就给你开门,你进去看吧!说着,边掏鈅匙边上前开了卧室门。然后,说,喏!屋里哪有人?
杨芝进卧室后,东瞅瞅,西瞧瞧,而后,走到大立柜旁,一把拉开立柜门,一个只穿着胸衣和三角裤的小女子,像个模特般呆立着。杨芝火冒三丈:小妖精,你给我出来!
小女子颤抖着、赤脚走下立柜。杨芝转向文源:畜生,你干的好事?
文源立刻求饶:妈,是我错了!
杨芝问:你这样做,对得起云燕吗?说完,便进书房取书。
杨芝拿起书,出门后,听见文源对那小妖精说,别怕!大不了离婚!反正,云燕成了博士,我就栓不住她,别人不会说我,只会说她变心!
云燕毕业,归来不几天,医院院长便找她谈话。院长说,听说,你和文源闹离婚,我想,还是和为贵吧!你虽是医学博士,但你两毕竟是同学,又是自由恋爱,你可不能变心呀!院长刚说完,云燕便说,院长,哪是我变心?是他先有外遇!
院长说,咋可能?
云燕说,我妈在我家里逮着那小妖精了!
院长瞪着双眼问:那女子是谁?
云燕说,回家问你的小女儿吧?告诉你,这婚我离定了!但不是我变心!

共 4828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五题串在一起,也是把时光碎片串在了一起,色彩斑斓,或诙谐风趣,或诠释人性,启人思考,令人感慨。欣赏佳作。感谢赐稿。【编辑:至简】【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7072521】
1 楼 文友: 2017-07-25 06:41:05 谢谢至简老师点评,谢谢厚爱。
2 楼 文友: 2017-07-25 07:16: 2 问好。期盼新作。 信手三两笔 勿失真性情
回复2 楼 文友: 2017-07-25 21:52:59 谢谢老师。
 楼 文友: 2017-07-25 20:29:19 拜读老师精彩美文,欣赏学习了,问夏安! 千里追梦,始于足下。
回复  楼 文友: 2017-07-25 21:5 :49 谢谢千里寻梦。唐山治疗妇科方法
泉州中医男科医院
四川妇科医院咋样
怎么样治疗月经不调
乌鲁木齐治疗白斑病费用
云香精洗澡有什么好处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