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的一声容易

2021年05月03日 • 中药养生 • 阅读 1

砰的一声容易

砰 的一声,房门关上了,手包抛到了床的东头,头扎在了床的西头。然后,一直 咯咯咯 地笑了起来。

呀,小白,你喝酒了。 同寝的蓉叫着,貌似很诧异呢。我心中暗喜,有乐趣了。

今儿高兴,喝了几杯,有点小高,头也疼,你帮我把睡衣换了吧。 我声音含糊不清。

睡衣,放哪儿呢?

衣橱里。

一会儿,身上的白色连衣裙换成了紫色的睡衣。

给我打点水吧,我擦擦脸。

好,去打水!

水也弄回来了,脸也顺带一起给她擦了。心里偷着乐,这一招真灵,还有人伺候着。

我在床上翻过来,滚过去,口里言语不清。

蓉说: 看你那醉样,在外面肯定丢死人。

哈哈,错,我是踩着优雅的小碎步走回来的

我给你倒点醋喝。

好吧!

又在床上翻过来,滚过去。 噗通 一声,滚到了地上去了。

呀,小白,你起来啊! 蓉一边拉一边叫。

嗯,不要,地上儿凉快。 她使劲拉,我使劲赖,心里边偷着乐呢 嘿嘿,我急死你!

她拉上去了一半,我人又下去了,只看她的影子左右晃了几下,然后就听到开房门的声音。

我知道,她肯定是搬救兵去了。

好吧,游戏玩大了,索性玩的再真一点吧。

咚咚咚 地两个脚步,我以为一定是她把鹏姐找来了,关系是最好的。听声音知道,不是鹏姐,是秀。

我心里暗暗叹了一声, 唉,可怜秀这细胳膊细腿的,一阵风都能被刮倒的,今晚怕是要倒了霉了。

就听她们 一,二,三 地要把我抬到床上去。我心里倒有些怜惜了,就这样顺势地爬到了床上,听到她们长长地吁了口气。

我在床上胡乱地叫嚷着 鹏姐,怎么没来的 其实,心里明白,这两天可她能对我们有些生气了。

人,走出去还没几步呢, 噗通 一声,我又到地上凉快去了,听蓉叫着 又掉下来了 然后,又借着蓉和秀的手顺势地到了床上。在秀走之前,我不会再闹了,她也一定想快点离开七哄八乱的房间吧!

后来,蓉拿杯子喂我喝醋。我一口喝下去,进肚子里边一半,吐出来一半,颇有一股潇洒的滋味。

连我也胡涂了,到底是玩醉还是真醉? 噗通 一声,又到了地上,这一次,无论蓉再怎么拉,我就是赖在地上,使劲地说 地上儿凉快 蓉气的说 怎么喝这么多! 我还解释了一下 酒不醉人,人自醉。 想必是,她也不再好意思去搬救兵了,就在那急得转过来转过去。

也好,不折腾吧,我有意提醒她说, 我的床上边还多了一床席子,你拿下来,我就睡地上了。 她找了半天, 到底在哪呢?

就在上边儿。

她被闹的满身大汗,也筋疲力尽,只听她一边翻一边自言自语 明天再跟你算总帐,明天再跟你算总帐

我心里乐得,真想 哈哈哈 地大笑一场。

席子拉到了地上,她使劲地要把我挪开拖到席子上去。

我不让她动,大叫 你们真烦,你们真烦

我记得,那我流了眼泪,肯定是流了,只是不知道为?不晓得蓉有发现,或许她也发现了,只是在胡涂的时候也问不出个什么,酒意过了,也不再晓得怎么问了,也只好罢了。

后来,她也不动我了,不知不觉,我就静静地睡了

半夜,醒来口干满屋子找水喝,发现自己是躺在席子上,她还是费劲地把拖过去了。我看见她睡的很熟,笑了笑,也一定被我折腾的不清。

黑暗中我打开了计算机,想在半夜络迅速的时候多下载些东西,打开以后发现居然没有络,气得又把计算机关上。

我摸索到包,又摸索到,看了一眼,已是晨夜三点多,待见黎晓了。还有那个朋友在三点多从苏州城发来的短信。

后来,我回了过去,以为他睡了,要回也是等明天了,便合上了,却不过多久又听见的声响。

竟然,一条来一条去地聊了天起来。

想必,他不是工作上碰到了忧烦的事,就一定是他也喝高了,和我一样地颠疯了起来。对聊天的内容,我最后作了个总括,大意为 女孩子家,只身一人在外,一定要学着照顾自己! 希望,我没颠覆他的意思,不然我倒成了自作多情了!

早晨,蓉睁开眼,我就躺在地上瞪瞪地看着她,然后用脚踢她床下边的板,说 我等着你找我算帐呢!

呀,你知道我说要跟你算帐啊?

你真当我什么都不晓得啊。

我昨天还喂你喝醋呢!

是醋水不是醋,兑了水的。

我被你折腾的累死了。

昨晚,怎么是秀来的,不是鹏姐?

她已经睡着了。

哦,是这样。

原来,你什么都知道啊!

嗯,我是故意的。

呀,你气死我了

我知道,你是不会放着我不管的

2011年7月 1日

天南海北 上海记

西安盆腔炎
岳阳治疗白癜风医院费用
南昌白癜风医院哪好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