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他所投身的事业则是永恒的

2020年04月10日 • 中药养生 • 阅读 0

——追记一生传承红色经典的军旅编辑家黄涛 “一个人生命的道路是有限的,而他所投身的事业则是永恒的,只要保持永不泯灭的理想和追

——追记一生传承红色经典的军旅编辑家黄涛

  “一个人生命的道路是有限的,而他所投身的事业则是永恒的,只要保持永不泯灭的理想和追求,就有无穷的生活动力,就有无限的革命青春。”这是一位从事军队出版工作半个多世纪,为革命英雄功臣修史立传的88岁老人毕生的追求。

他,人民军队第一位国家出版界最高奖——韬奋出版奖的获得者;

他,主持编纂了人民军队的第一部英雄传、第一部烈士传、第一部大型革命回忆录;

他,领导创办了第一本革命回忆录杂志和第一本面向部队青年官兵的《解放军生活》杂志;

他,组织开设了全国第一家大型军事书店;

他,被誉为我军史传文学的开拓者和奠基人。

他叫黄涛,解放军出版社原顾问。

2008年8月9日,黄涛老人静静地离去了。这一天是他88岁的生日。

《星火燎原》就是我的心

1920年8月9日,山西平定县,黄涛诞生于此。当时他叫黄宏基,是平定四大家族之一的黄家大公子。

九一八事变,在黄宏基心中萌发了救国救民的决心,从此,他的心与中国革命紧紧相系。

19 7年9月,他参加了八路军,同年11月,成为一名中共党员。从那时起,黄涛就替代了黄宏基。

1940年的一场伤寒,差点要了黄涛的命,是党组织从死亡线上把他拉回来。从此,黄涛把党组织视为再生父母,在感情的天平上甚至觉得更重于生身父母。

1956年7月,为纪念建军三十周年,中央军委决定出版一部反映我军三十年斗争历史的回忆文集,此项任务交给了总政治部。具体负责人的担子就落在了时任总政宣传部宣传处处长黄涛的肩上。

这项活动得到包括元帅、将军、各级干部战士以及中央机关、省市负责同志、复转军人和革命老区人民群众的热烈响应,不到一年的时间,应征稿件达 万余篇。

黄涛向领导建议,全套书就叫《星火燎原》。就这样,《星火燎原》也成为毛泽东唯一题字的一部书。

由于来稿数量巨大,采访、编写任务日益增多,时间紧迫,黄涛辞去宣传处长的职务,全身心投入到《星火燎原》的编辑出版工作中。

本以为这项临时性工作,最多不过一两年时间就可以完成。可谁也没想到,却整整进行了26年。

26年间,在这个“临时”机构里,黄涛做着一成不变的工作;26年间,黄涛的职务和待遇没有任何变化,他在正师职领导岗位上干了 0年,直到离休才享受副军职待遇。

这不寻常的漫长的26年,留下了一部辉煌的历史书籍。

《星火燎原》于1958年9月至196 年10月前后出版了8集,其中第五集和第八集因特殊原因编好未出,直到1982年才将这两部全部出齐。外文出版社以英、法、德、日、西班牙、阿拉伯等1 个语种译成7种选本在国外发行。

《星火燎原》先后发行了600多万册,《朱德的扁担》、《一袋干粮》、《一副担架》等 6篇作品被选入中小学语文课本。共有10余部作品被改编成电影电视,1200余篇文章在全国94种报刊转载。

“我在编写《星火燎原》的时候,有着一种真挚的感情。因为编写的都是我同时代人的事迹,而且有一些人我当年就认识,有些材料我看到以后,如同身临其境。”这是黄涛生前常常挂在嘴边上的一句话。

他这一辈子做了很多事,每每回顾自己走过的路,他总是那一句话,“我觉得最有意义的还是《星火燎原》,《星火燎原》是我的心。”

只有离休的岗位,没有离休的党员

2007年11月7日,黄涛被确诊为晚期膀胱癌。得知病情后,黄涛对老伴和孩子们说:“你们去把出版社领导给我找来。”

很快,解放军出版社领导赶到医院。

“组织上交给的事情我还没有完成好,由于种种原因,《星火燎原》在编辑中还存在一些缺憾,我想了这么几条重点的,交给你们,再版的时候请一定做出订正。”黄涛说着,从枕头底下颤抖地摸出了写好的字条,交到领导的手中。

看着有书法家美誉的黄涛,写得歪歪扭扭已变了形的字,在场的人感动不已。

“文化大革命”那会儿,黄涛受到迫害,编辑部也被遣散。

黄涛被关进牛棚前,叫过大女儿说:“你是老大,除了要带好弟弟妹妹们,爸爸还有一件事要交待给你,你一定要保护好那几本《星火燎原》和所有的资料。”

当晚,女儿掘开地板,把所有的资料和书籍埋到地下。这些珍贵的资料才躲过了那场浩劫。

许多老编辑都说:“如果没有黄涛的谋划和把关,没有他那种对历史、对后人负责的精神,没有他的冒险保护和坚持,《星火燎原》不会有现在的历史价值。” 

1987年12 月,中央军委批准黄涛离职休养。按说,他的工作应该画个句号了,可他说,句号放大了就是零,零就是一切从头开始,我还能编书。

离休20多年,黄涛始终没有停止工作。

在解放军出版社领导的支持下,黄涛先后主编过《中华爱国英杰辞典》、《苦斗十年》、《解放军烈士传》、《革命烈士传》等一系列讴歌英雄的书籍。

此外,他还组织编辑出版了《硬骨头六连》、《朱伯儒》、《张华》、《张海迪》等反映时代群体和英雄楷模等先进事迹的书籍。

他主编的《志愿军英雄传》、《星火燎原》等革命史传著作是目前我军规模最大、内容最丰富、影响最深远的传记文学作品,因此,黄涛也被誉为我军史传文学的开拓者和奠基人。

他说:只有离休的岗位,没有离休的党员。

编书应少留遗憾,多留青史

2005年,时年85岁高龄的黄涛,双眼都做了人工晶体,两条腿和右肾安装了支架,一身伤病。

他却找到社领导,强烈要求担任《红军英雄传》、《中国共产党抗日英雄传》、《解放战争英雄传》丛书的出版编辑工作。

他说,“我今生今世最大的幸事,就是让这 部书成为纪念抗战胜利60周年、长征胜利70周年和建军80周年的献礼图书。”

社领导何尝不想让黄涛担纲此项工作,可考虑他疾病缠身,于心何忍!

黄涛拍着胸脯说:“这一段历史我熟,我牵头做这项具体工作,能节省很多时间,这是一项传承红色经典的工作,时不我待呀!我中午吃了两碗饭呢,身体好得很。”

社领导拗不过他,只好答应他的要求,并给他配了 位助手。

黄涛虽然年事已高,可工作标准依然不降。

他的严谨是出了名的。红军长征中使用过一种叫梭镖的武器,但很多文章都将“镖”写成了“标”。为此,他翻阅了 0多个版本的辞海、辞典,认定从武器的角度来讲,用“镖”更为准确,并及时向出版社编辑人员做了通报。

他不只在一次编前会上讲:“回忆录虽然是作者亲身经历,但时隔多年,难免有错。编辑工作不能完全依赖作者,对文中的时间、地点、人名、事件的提法和观念,须一一核对。”

在再版一部获奖图书时,责任编辑认为,这是一部精品,不必修订了。黄涛却送来了10多处修改意见。当得知这是黄老在刚刚做完白内障手术后写的意见时,编辑深受感动。

黄涛常说,“出版工作是铸造精神支柱的,编书应该少留遗憾,多留青史。”

执笔写英雄,躬身学英雄

“执笔写英雄,躬身学英雄。”这是黄涛早些年工整地写在《星火燎原》一书扉页上的一句自勉的话,更是刻印在他心灵深处的人生信条。

1960年秋天,接到姐姐打来电报:“母病故速回”。黄涛心情很沉重。

此时《星火燎原》的编辑工作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人手短缺。思量再三,他还是悄悄将电报收了起来,然后给妻子打去电话。

“艳秋。”他只喊了一声名字,就在电话里头哭了。

“老母亲走了,我这块儿的事扎堆了,有劳你替我回去一趟,好吗?”

“天大的事,你也要放一放,送送老母亲吧!” 总政领导把黄涛找到了办公室。

回家的那天,天降大雨,黄涛在前,妻子马艳秋随后,淋得跟落汤鸡似的。

母亲下葬的墓地要经过一大片庄稼地,庄稼将要收割了,抬着棺材的人和送葬的人势必要踩坏庄稼。黄涛说母亲一生勤劳,她不会眼看着将快收获的庄稼给踩坏了。

于是,黄涛临时决定,将母亲遗体暂时停放在自家的屋子里,待庄稼收获以后再下葬。

安排好母亲的后事,第二天,黄涛就回北京到《星火燎原》编辑部上班了。

第二年暑假,遵照哥哥的意愿,黄涛最小的弟弟黄隆基,带上哥哥给的100元钱,将存放在家中数月之久的母亲棺材下葬了。

“爸爸,这件事,您要帮助我,我舍不得脱下军装,我是革命的后代,我要求在部队工作这不过分吧!”黄涛的大女儿接到转业通知,回家哽咽着对黄涛说。

黄涛平静地说:“孩子,不过分是不过分,但是组织上已经安排你转业了,你让我对组织怎么说呢?爸爸张不开这个口啊!”

黄涛被确诊为晚期膀胱癌后,有一次,他得知为自己做检查,一项PECT要花国家的11920元钱。黄涛懊悔了半天,他说:“这样花钱,我心痛。”

因为他长时间尿血,营养已经跟不上了。医生提出要喝点营养液。为安慰医护人员,黄涛故意做出吃饭很香的样子,说:“能吃饭营养就能跟上,用不着吃贵药。”

有人说,黄涛编辑革命历史图书把自己给编傻了,变得没有七情六欲了。

对此,黄涛只是淡淡地一笑。

1999年,国庆50周年之际,北京市朝阳区教委老干部科在北京市长之家举行金婚纪念活动。那一天,他们夫妻喝了交杯酒。他说,那个幸福的时刻他一辈子都忘不了。

黄涛获得韬奋出版奖后,把全部奖金捐赠给解放军出版社,设立星火燎原奖,奖励年轻有为的编辑;他还把个人省吃俭用的工资捐赠给家乡小学,设立星火燎原助学金。

受捐单位想给他立块石碑,刻上他的名字,他却说什么也不同意。

他说,最脸红最后怕的事,就是去世后别人背后议论自己“干为英雄立传的活,做给组织抺黑的事”。

带《星火燎原》全集上路,一生无憾

为了纪念建军80周年,出版社要出版《星火燎原·未刊稿》,黄涛来了精神。可这时,他已经住进了 01医院。

黄涛说:“《星火燎原》全集正在编辑,我要在有限的时间里,帮他们从头到尾梳理一遍。”从知道病情的当天开始,黄涛就坚持要求出院。去年12月27日,在黄涛的一再坚持下,还是出院回家了。

第二天,他就在家中抱病开始整理《星火燎原》。

2008年1月20日,黄涛因尿血,再次被送往 01医院重症监护室。

他说,我的心愿还没完成呢,身体不能垮。

不能到出版社主持编辑会议,家里的电话成了出版社的热线,编辑们有什么难题随时打过来,有时一说就是一个多小时,他家的客厅也成了编辑部的会议室。

黄涛右手几个指头,都是弯曲的,二拇指已经变形了,医生说,这是长年累月握笔造成的。到后来,黄涛口述,孩子们记录。

77岁的老伴心疼他,从小外孙那儿要来了一台台式电脑,开始学习打字。老伴说,这样老黄只要动动嘴就行了,那弯曲的手就不会再遭罪了。

《星火燎原》全集将于明年国庆节前出版发行,得知这个消息,黄涛激动不已。

他说:“要是我能活到那一天,带上一套《星火燎原》全集上路,我这一生就没有遗憾了。”

世人记住了《星火燎原》,一生为之奋斗的黄涛却鲜为人知。但是,经他手点燃的“星星之火”,依然在继续燃烧。

“黄河之子立言立德一生为英雄歌唱,涛声振聩存文存史铸经典星火燎原”,这是对黄涛一生传承红色经典先进事迹的生动诠释。

(实习编辑:马妍)

 

营养不良宝宝怎么食补合肥治疗癫痫病费用老年人风湿骨痛用什么治

沈阳癫痫病医院有几家
性交后出血怎么回事
威海牛皮癣医院那个好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